我们重视游戏对幼儿的意义,却还未真正做到放手


今天我们重温陶行知、陈鹤琴等前辈的教育思想,结合当前放手游戏的实践过程,可以将其中体会概括为:放手,让孩子自主!那么我们该从哪些方面来放手呢?我想可以从游戏开始践行。游戏是孩子自己主导的世界,他们可以从中获得丰富收益。

自主游戏.jpg

可是在实现放手游戏的过程中,老师是有困难的,我们会感到不敢放手,也不知该如何放手。就其原因,我想是在于我们太熟悉“游戏,对幼儿意味着什么”。于是,基于各种使命与责任的要求,当老师成为游戏环境的创设者,游戏玩法的设计者,游戏过程的指导者,也在无形中剥夺孩子自主游戏的机会与权利。今天当我们说要把游戏的权利还给幼儿时,应当反思的是:


我们从幼儿游戏中拿走了哪些权利?


实现放手游戏,需先清楚游戏对老师意味着什么

自主游戏滚筒

当我们要利用游戏作为手段时,必须先要问自己是否弄懂了幼儿的游戏,是否了解游戏是如何作用于儿童发展的。事实证明,教师多越放手,儿童越能干。当我看过大量幼儿自发游戏案例后,深深被幼儿的能力与智慧所震撼。关于游戏对教师意味着什么,我有了一点体会。


首先,游戏意味着教师的儿童发展教科书。教师一旦实现放手游戏,教科书中的特征、发展的差异性和规律性,会在具体的情境下变得清晰。游戏给了教师直接从儿童行为中学习儿童发展的机会,在放手让儿童完全自主的游戏中,儿童会有最自然、最真实的表现,教师会发现一个最真实的儿童。


其次,游戏意味着儿童的发展看得见。教师在放手游戏的最初阶段,都会有焦虑和担忧,可是一旦真的放手后,会发现相比我们目标导向的活动,游戏中的孩子更能干,我们希望孩子获得的能力发展,以及希望了解的儿童发展水平,都能够通过观察孩子的游戏过程而得到。


再次,游戏意味着发展适宜性教育的可能性。放手游戏决不是放任游戏,它需要教师耐心观察儿童的行为,认真倾听儿童的声音,分析儿童行为所蕴含的发展。当教师能够真正看懂孩子的自主游戏时,生成教学就变得不难了,教师能从游戏中找到儿童学习与发展的证据,以及依学而教的依据。同时,游戏不是玩玩就算,教师需要有策略引导孩子进行分析与反思,引导儿童“从做到思”,推动儿童实现“从行动到思维”。


游戏是教师职业幸福真正的源泉

自主游戏积木

在工作经历中,我有很强烈的这种感受,即游戏中的儿童能带给教师工作的享受。比如,游戏中,教师以“欣赏”的目光观察和记录幼儿的精彩,游戏后,教师以享受的心情分享和回味幼儿的游戏故事,感受心情愉悦。同时,游戏能带给教师专业成长,让教师体验工作的意义和价值。当教师从游戏中读到了幼儿的学习与发展时,会有专业获得感,当教师把解读发现分享给家长时,会有专业自信心,当家长看到孩子的精彩表现,对游戏产生认同时,教师会有专业自豪感。

来源|节选自: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