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8日晚,读懂儿童邀请福建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丁海东做客直播间,做了《幼儿园游戏活动:两种组织方式与三种游戏类型》 的主题分享。丁海东教授就当下困扰老师们的游戏组织与分类的问题,结合一线鲜活的实践案例,从游戏的组织方式、类型与开展方式几个方面和大家进行了深入浅出的交流分享。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


“游戏作为幼儿园教育的基本活动”的理念在学前教育领域越来越被广泛认同,并在行动中去落实。在实践层面上,我们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究其根源,是因为我们对幼儿园游戏活动的界限认知不清。


所以对于幼儿园的游戏活动,在认识上做清晰、明确的分类是当务之急。在此背景之下,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是: 幼儿园的游戏究竟有哪些?

自主游戏搭积木


01/幼儿园游戏活动的两种组织方式


幼儿园的游戏作为一种教育实践的有效活动,从可操作的角度上来讲,结合当下幼儿园一日活动组织和开展的基本形式,有两条组织和实施的方式:一种是集中教学活动当中的手段性游戏;另一种则是自主活动背景之下的本体游戏。


基于课程实践,我们对游戏进行分类,对于老师怎么开展幼儿园的游戏来支持孩子在游戏中学习和发展、贯彻和落实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的学前教育的原则,认清这两条路径是前提。


路径一:教学游戏 集体教学中的手段性教学


这里的教学是指集中教学(上课),有明确预设的教学目标和任务指向的活动,就其过程而言组织性与计划性较强, 游戏是作为支持预设教学目标的手段或工具。尽管当下的幼儿园教育越来越强调孩子的自主性和游戏活动的开放性,但是无论怎么强调,集中统一的教学活动这种课程实践形式是不能被取缔的。


集中教学活动有它的优势所在。从宏观的、效益的角度来说,集中教学活动与其他活动相比,更有针对性、聚焦性,体现了教育的高效性。所以,在教育发展的历史上,自从有了学校这种专门的教育机构就有了班级,也就产生了班级教学,使得教育被迅速普及和推广,增加知识传播的速度和效率,能够产生规模化效应。就个体发展而言,儿童需要适应集体生活,完成集体学习,这是他们成长的过程中重要的一环。


大家常说集体教学不利于孩子学习特点的充分发挥,我们要着眼于集体教学活动如何开展。有趣的、好玩的、生动的、活泼的教学活动,老师能调动起孩子的兴趣,教学不但不会限制孩子,反而会给孩子更多自由发挥的空间。 事实上,并不是集体教学导致了“小学化”,而是不恰当的教学方式导致的问题。


在游戏中,由老师主导,甚至可以这样说,在以这样的手段性游戏里服务一系列教学活动中,孩子就是演员,是老师调控的对象,老师就是导演。我们经常看到幼儿园有这样的活动场景:孩子在玩完老师设置好的游戏后问老师: “后面我们可以玩了吗?”也就是说 刚才的“玩”对于孩子来说,不是在玩,只不过是在完成老师的作业,服从老师的指令,落实老师布置的任务。


真正的游戏必须是自发的、自愿的、自己喜欢的、能够反映自己愿望的、表达自己兴趣的、展示自我想象的那个游戏才是真正的游戏。所以这种游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游戏,它完全成为教学的工具,只是完成了对教学的包装,但它毫无疑问是作为教学手段的游戏。所以我们尽管说游戏比较多,尤其是强调自主、开放,但即便是在幼儿园阶段,集体教学也是非常重要的课程实践形式。


集体教学以幼儿为对象,需要不利用游戏手段但要考虑孩子学习特点,必须要让孩子参与游戏,通过参与游戏来达成集体教学活动的目标。最核心的我们要讨论的游戏当中的孩子的学习,强调游戏中老师要恰当的、适宜的支持和引导孩子的学习。


路径二:自选游戏 自主活动中的本体性游戏


前文中孩子提到“后面我们可以玩了吗?”中的“玩”,就是这里所说的,幼儿园游戏在组织实施上的第二条路径—— 自主活动背景之下的本体性游戏。


如果说手段性游戏是在集体教学中服务于集体教学的游戏,那么自主活动背景之下的游戏,就是在自主活动背景之下,孩子自发的、自愿的、自主的、独立的、自我选择的游戏。我们不否认这两类游戏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只是在逻辑上各有侧重、有界限。 界限就是这个游戏发生的背景不同,一个是集体教学过程中的游戏;一种是在自主活动背景之下的游戏,这决定了这两类游戏对于孩子体验一定是不同的,而他们的学习价值不同、策略也各有不同。


幼儿园自主活动是一日活动的基本环节,是幼儿园完整课程体实施体系里面的重要板块。自主活动对于儿童学习和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作为幼儿园课程的一种实践形式,幼儿园一定既要有集体统一的活动,又要有开放的充分发挥自主的活动,这样孩子在幼儿园里才能有收有放,得到发展。


在自主活动背景之下,孩子自发的、自愿的、自己选择“玩什么,怎么玩,和谁玩?”就是这里所说的自主活动背景之下的本体性游戏,也叫自选游戏。我们一般把这种游戏称作自主游戏,但是我更倾向于称其为自选游戏。

自主游戏滚筒

自主一般指的是活动中的一种体验,而自选是一种组织方式,更能准确地表达自选游戏是一种游戏的组织路径。 之所以不把它叫做自主游戏,是因为游戏的特点是强调自主,即便是教学中作为手段性的游戏,也要尽可能地强调孩子要有自主决定的权利。


游戏如果不是自己要玩的而是要服从别人的指令,不是发自内心的表现自己愿望的游戏,都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游戏。 游戏从来都是“我要玩”,“别人让我玩”的游戏不是真正的游戏。如果说教学游戏是老师让孩子玩的游戏,那自选游戏就是孩子自己要玩的游戏。如果说教学游戏更强调实现老师教的意图,那么自选游戏更强调满足孩子玩的愿望。


以上就是幼儿园组织和实施游戏的两条路径,除了这两条路径之外,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下面我们来谈谈幼儿自选游戏的三种类型。


02/幼儿自选游戏的三种类型


在自主的活动背景下的游戏,主要分为以下三种类别: 自发性游戏、探索性游戏、有规则游戏。


✦ 自发性游戏:突出幼儿主观、内在的愿望需求、想象、表达与创造的满足。自发性游戏含有感性的特点,给孩子带来的是愉悦的精神体验。


✦ 探索性游戏:在游戏中或在活动中,幼儿在与外部环境互动的过程中,外部环境给幼儿提出挑战、要求,幼儿应对这个挑战,回应这个要求,他就面临着一些问题需要解决,一些任务需要完成,他就表现为找办法、试策略的一个行动。探究性游戏是认知参与比例较高的一种体验,认知性、理性成分更高。


✦ 有规则游戏:有固定的规则,设计好的玩法,依据一定的要求而开展。规则是该类游戏最核心的东西,没有规则,该类游戏便不存在。

666.jpg

下面结合案例为大家进一步解释这三类游戏。


自发性游戏


该游戏有包含 象征和 角色两个非常重要的要素,前者为 心理体验,后者是 行为表现。自发性游戏就是在幼儿园自主活动背景之下,侧重于幼儿主观的情绪、愿望、想象满足于表达的游戏,皮亚杰也称之为 象征性游戏。虚构的假装是突出的特点,角色表演是经常性的行为表现。比如在幼儿园,老师给孩子设置的邮局、银行、医院、超市、美容美发店等区角主题,往往就是服务于这种自发性的游戏。


在自主游戏中,幼儿的情感体验更饱满,想象成分更高,感性冲动更能够得到满足和释放。可以说在幼儿阶段,或者在人的幼年时期,自发游戏是最基本的一种最典型的游戏特点。


自发性游戏不用教,是孩子的天性的自然释放,主观感性特征更明显,这种游戏更强调的是精神价值、情感价值、心灵价值、灵活价值。它能给予孩子一种信心、娱乐、幽默诙谐、满足释放的积极的心理体验。 简言之,自发性游戏给予儿童最重要的价值就是精神抚慰。


在现在,我们越来越强调游戏必须要支持幼儿的深度学习,越来越强调幼儿必须要有高质量学习,往往把只有快乐,没有问题解决,没有认知参与的游戏看作是低质量的,这其实都是我们对于 游戏狭隘的功利观。自发性游戏本是孩子天性的表现,我们为何要谈其质量高低呢?或者说,我们有什么资格说它是高质量还是低质量呢?


我时常在想,每一个孩子当他跨进幼儿园的门槛时,他是为难的、极不情愿的还是愉快的,是一到幼儿园门口就兴高采烈地挣脱了大人怀抱的状态吗?所以, 我们可以思考一下游戏给幼儿带来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可以想一想游戏给幼儿带来的快乐的重要价值。


比如安吉实验幼儿园的孩子们赶走“敌人”车的游戏,再比如南京实验幼儿园的“豆芽的故事”的案例,我们能感受到孩子在游戏中愉悦的情感体验。所以我说, 在游戏中,它的情感价值是排在第一位的。


探索性游戏


探索性游戏的两个关键因素是 问题为导引,情景为支持。这种游戏也是在幼儿园自主活动背景之下经常发生的一种游戏,它侧重 在活动过程中遇到问题,然后寻求解决,表现出探索的过程为随机而生的任务和探讨完成的方法。它指向于客观环境和物理空间的认知性体验。


比如在“小球旅行”的游戏中,孩子通过观察比较发现小球在不同轨道里滚动的表现背后的规律,其探索性极强,有点类似科学实验。探索性游戏特别强调外部客观规律的发现遵循,从而它有助于一种客观的科学的知识的掌握,与认知关系更为密切。


所以我们能看到“豆芽的故事”的游戏和“小球旅行”的游戏不太一样,前者不一定非得按照严格的生活逻辑,无所谓对错,孩子高兴的表达就可以;而探索性游戏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表现为什么人的行为服从于外部客观环境的客观规律和客观要求。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探索性游戏有点像皮亚杰所说的顺应,而自发性游戏更像皮亚杰所说的同化阶段。


现阶段,探索性游戏也面临着一个问题。虽然探索性的学习性更容易被人看到,但是如果按照以往的游戏类型的划分,探索性游戏很难被划分到过去的游戏概念里。比如济南市历下区百合幼儿园的“打枣”的故事,孩子们想尽各种办法去打大树上的枣,这个活动好像就无法归属到传统的创造性游戏里。 但是在我看来,孩子在活动过程中的合作投入、解决问题的坚持性、愿望的满足、任务的自主意识等其实和游戏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所以说一种游戏是不是真的游戏不能只看外在的表演形式:有没有表演角色,玩没玩玩具,有没有严格的规则等, 而要看孩子在这过程中的内在体验:他们的兴趣得到满足、想象得到表达,创造得到发挥,以及坚持成功的愉悦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其实比游戏还游戏。


所以游戏的概念一定要放大化, 基于游戏课程的饱满,基于游戏课程的充分实现,基于游戏支持孩子学习发展的价值的最大限度的追求。游戏课程的探索和实施要求我们要打破传统游戏概念的界限,要跳出过去那种狭隘的游戏类别划分的框架,把探索性游戏也看作游戏。


有规则游戏


有规则游戏包含 竞争与 合作两个部分。该游戏是有固定的规则和特定的玩法要求的游戏,这种游戏需要有两个以上的人一起玩,并且具有竞争性的输或赢结果的游戏, 孩子的体验主要聚焦于一种游戏玩法和竞争性结果的反复联系。这种游戏常常是一种民间相传的经典游戏,也可以是经教师编制和设计过规则或玩法的游戏。


比如跳房子、丢手绢、老鹰捉小鸡、老狼老狼几点了、下棋等游戏,孩子一旦能玩起来,他可以一遍一遍地玩,中班可以玩,大班也可以玩,这就是规则游戏的魅力。


探索性游戏、自发性游戏是个性化的,难以复制的,但规则性游戏可以复制,因为它可以不断重复的玩, 可以重复的玩就意味着可以传播。这个幼儿园玩过这个游戏,另外一个幼儿园知道玩法后,他们的孩子也可以玩,它可以从上一代人传到下一代人,从南方传到北方,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常看见的传统的民间游戏都是规则性游戏。


但现如今,由于幼儿园特别强调幼儿自主游戏,对规则性游戏往往是忽略的,因为大家觉得如果要求孩子必须要遵守规则,自主性、开放性好像不够,其实这种理解是错误的。


规则性游戏在孩子自主活动背景之下,只要孩子会玩,他愿意玩规则性游戏,那也是他的权利,他当然可以玩。 而在自主活动当中能选择玩规则性游戏就成了幼儿自主选择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选项,谁说自主活动背景之下不可以选择规则性游戏呢?


规则和自主并不是矛盾的,自主是一个情景,规则则是一个要素,这是在自主活动背景下的规则性游戏。但现在我们往往把二者放在一起看,觉得有规则就不自主了,自主了就不该不要规则了,实则不是的。


如今幼儿园的规则性游戏越来越少,这其实就是我们把规则游戏和自主游戏对立起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们一定要重视规则性游戏,尤其是我们强调幼儿要自主学习,即便自主也要有规则。 游戏本身有规则,只是刚好有些幼儿喜欢玩这个规则游戏而表现出的自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就是规则和自主的高度统一。


尤其是现在的网络电子时代,更应该多一些这样的传统的民间规则性游戏,让孩子去感受那种朴素的、亲近自然的、真实的人和人之间互动的经典规则游戏。


比如在“这个拷贝不走样”这个规则游戏案例中,我们能看出孩子通过一次次的玩规则游戏,游戏水平越来越高,合作程度也越来越密切,幼儿也获得了针对性的发展。


游戏不仅仅是一种活动,更是一种精神。幼儿园的教学活动需要始终顺应儿童天性,把握好游戏与集教活动之间的关系,让儿童在游戏中玩出发展与成长、在游戏中得到学习和提高。幼儿园在组织和实施游戏的过程中理解教育的真谛,得到思想上的启迪。


游戏之于教育,不仅具有手段价值,更有本体价值,游戏不仅仅是教学实施的手段,是教学的基本内容,更是贯穿教学实践的灵魂!

丁海东

福建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幼儿游戏与玩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